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莫大的讽刺

  • 月是我
楼主回复
网络文学俱乐部网络文学俱乐部
  • 阅读:1326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4/1 13:54:23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博兴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莫大的讽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
小雨打着电话,“爸,这时怎打过电话来了,有事吗?”她边打着电话,边用手势指使着丈夫、儿子干这干那,又不时的把手指放在嘴边,示意不要出声。是的,今儿是孩子爷爷的生日,起得晚些了,就很着急,一家人正忙着洗漱呢,父亲打过电话来,小雨心里不免烦气,正一摊子事呢,嫌弃父亲打电话不是时候,又不好意思不接,光怕父亲有啥事儿。自从妈走了后,就父亲一个人在家,离着远,顾不上,平日里又忙,心里又不愿意和父亲说话,一个月里也很少给他个电话,也不是不想打,忙起来时正忙着,忙完了也忘了。

说心里话,小雨对父亲是有些反感的。怎说呢,也不是父亲做错了啥,就是从小养成的习惯,她父亲这个人很女人话,家里啥活也是她,洗洗刷刷的,在她眼里,就不那么尊重。家里都是妈说了算,她啥事儿也和妈说,只要妈点头同意了,父亲就是有意见也白搭,还没说两句呢,就被妈怼回去,也就不言语了。她的婚姻就是,留在了大城市,离这家三千里,妈是见过大世面的,虽说心里也不愿意,她做通了妈的意见,也没把父亲放在眼里。谁知,她父亲却发了大火,说啥也不同意她远嫁,还冲着娘俩大发雷霆,她妈的话也不再好使,父亲还把茶壶摔了。小雨第一次看父亲发这么大火,真是被吓着了,她怎也没想到,老实人发起火来这么使人害怕,还当着她的面推了妈妈好几个趔趄,差点把妈妈推倒,父亲真是疯了,一着急,也是急了眼,她扇了父亲两个嘴巴子。大战就在这两个嘴巴子下戛然而止。打过了,她很后悔,她不是有意的,是急了眼。这两个嘴巴子制止了爸爸的愤怒,他懵了,看着她,她也懵了,看着父亲,眼看着父亲叹息一声,慢慢走进卧室关上了门,把自己关了一个下午,叫都叫不开。她在门口给爸道了很多次歉,哭着说不嫁了,要推掉婚期,她爸才开了门,夺下了她的电话,反而给她道了歉,说是自己自私,不顾及女儿的幸福,又说心里舍不得她嫁这么远,万一有点啥事,爸妈护不了你呀……

最终,父亲参加了她的婚礼。别看父亲脸上笑着,其实,他心里还是老大的不愿意。而她对父亲也有了心结,不能说是恨,但心里总是有个坎儿,有个坎儿,还掺了些愧疚。

小雨妈走时,她正在美国进修,赶不回来。其实,不是爸给她打得电话,是丈夫给她打的,说是大伯家的弟弟偷着打过来的,怕不告诉你你以后再埋怨,爸是不让给你打的,说打了也白搭,你也赶不回来,光着急。

哦,妈生病,她不知道,年上回去一趟竟没看出来。其实,一年里,她最多回去两趟,离着太远了,这是当初爸爸不同意自己远嫁的原因,她体会到了爸爸当时的苦衷,他竟考虑到这么长远。妈去世三个月后,她回到了家里,抱着妈妈的遗像自然是一场好哭。一旁的父亲劝着她,“好了,你妈没怪你,临走还再三叮嘱我,不要我怪你,我怎会怪你呢?现实就这样,离着远,顾不上,早该知道的……”

小雨知道,父亲的话里还是埋怨。她后悔远嫁吗?应该是有些。可是,丈夫很爱她,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,公公婆婆呢,对她视如己出。都说婆媳关系难相处,可她觉不出来,婆婆对她比自己的亲闺女还好,都惹得小姑子嫉妒,说她像是生在这个家里的,从一个妈的肚子里出来的。

因为这些,小雨心里就安慰些,对妈妈的愧疚并没有使她对父亲多好,反而心里有些责怪父亲。妈有心脏病,父亲不是不知道,天天守着妈,怎就让妈死在去医院的路上?她嘴上说不出,心里却埋怨爸爸的疏忽、对妈照顾不周,妈还常说爸爸是个细心人,在她心里,她对父亲总是嗤之以鼻。妈走了这几年,她就是年上回去住两天,和父亲见了面也没多少话说。

当然,小雨还放心,父亲身体好,平日里做家务惯了,一个人过,吃饭啥的不用她发愁,家还和原来一样,啥东西在啥地方,干干净净的,唯一不同的是,客厅的墙上多了一个娘的遗像。而婆家这边,今年,孩子爷爷赶了一下子,幸好有惊无险,没落下啥毛病,加上爸爸头年来了趟,所以年上就没回去,她还想着正月十五回去呢,这一拖又拖了大半年,快八月十五了,今儿恰巧是公公的生日,昨晚上在婆婆家商量着怎过生日,请那些人,回来就晚了,一觉睡过了头,正忙着呢,接到爸爸的电话,心里不免有些着急,打着电话,知道爸没啥事儿,只是说想她了,听爸说出这话儿,她放心了,就心不在焉的附和着父亲的话说,随口撒谎道,“在外面出差呢,马上要开会,没啥事儿就挂了。”她正想挂父亲的电话,却响起了敲门声,就赶紧去开门,心里挺烦气的,越忙事儿越多,不知哪个添乱的又来了,边开着门,边冲丈夫说着,抓紧点,又喊着两个孩子别闹了。当她把门打开,一下子就怔住了,惊得半天没回过神来,她父亲站在门口,手机还在耳朵旁,一脸笑的看着她,地上放着好几个包。小雨懵了,她的表情急剧的变化着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赶紧把电话丢在鞋架上,换上一脸的笑,“爸,你这是……啥时候来的?”说着,赶紧往屋里让,又招呼丈夫,“新明、新明,爸来了。”

老王看着女儿,他显得很平静,把手机装进口袋里,和女儿笑说着,“前两天就来了,一直没来家,怕影响两个外孙上学。”新明叫着爸,赶紧把东西提进来,“爸,早来了怎不来家里,住哪里了?”“小区对面的宾馆里,”老王说着,进屋来,他就站在门口,从包里拿出一双新买的拖鞋换上,她知道女儿爱干净,家里的啥东西不愿意让外人碰,就自个捎了拖鞋来,洗刷了好几天,在院子里晾了好几天,看着女儿直勾勾的盯着他,还笑说呢,“洗刷干净了,还晾了好几天,没啥味儿,”他是怕女儿嫌弃。

两个外孙子叫着外公,拉着他进屋,他把包递给女儿,一手揽着一个,那个亲,亲亲这个的额头,亲亲那个的小脸,说着,“外公呢,知道你们上学了,每人呢,就给你们买了个学习机,”说着,赶紧拉过地上的行李袋,拿出来,每个孩子一个。两个孩子高兴的拿着,都很礼貌的笑说着,“谢谢外公。”

新明忙着给老丈人倒水,又问吃了没有?“吃过了,吃过了,别忙活,”他看着桌上的大蛋糕问着女婿,“今儿是孩子爷爷的生日吧?”新明忙应着。老王问着亲家的身体,又跟闺女要着包。小雨一脸的尴尬,她还发懵呢。老王从包里拿出一沓钱递给女婿,“我也没给亲家买点啥,这些就算个寿礼吧。”新明怎要呢,“爸、爸,这怎好意思呢。”老王硬是给了女婿,还和闺女说着,“要是有个红包就装在红包里,这样郑重些。”小雨忙去找,不一会儿就拿来个红包递给父亲
  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
""